天津福利彩票中心在那里|河北彩票中心电话|

?和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的一次午餐谈话

编辑:?#31350;?#24037;作室 发布于2014-09-15 15:05

译者按:Travis Kalanick,UCLA CS 辍学生,连续创业者,可能是世界上最名声远扬,抑或臭名昭著的手机租车应用 —— Uber 的创始人。究竟他和他所代表的公司,真的是出租车行业的 disruptor?抑或他只是一个追求利润,不惜实行「峰谷租价」的?#26102;?#23478;?阅读本文,或许你会对 Travis Kalanick,硅谷创业者的明星有所了解。

本文为Tim Bradshaw,金融时报驻旧金山记者所写,本文最先登载于金融时报(Financial Times)网站上,所有英文原文著作权版权归金融时报所有。TECH2IPO/创见不拥有任何文章著作权版权。


通常,在手机应用中按下按钮后,Uber 专车会在五分钟内来到你的身边。但现在我已经坐在这里等他们公司的 CEO Travis Kalanick,等了快十分钟了。

对很多人来说使用这种叫车软件的一个暗爽不已的地方,就是可以看着小地图上的小车图标,从前面的拐角闪着光,慢慢悠悠的来到你的面前。但现在显然我看不到即将和我共进午餐的 Kalanick 的位置。

我正在这家 Bluestem Brasserie 店门口等他,选这家餐馆的原因完全是出于?#22870;悖?#32780;不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喜好。Uber ?#24425;?#36825;样,除了?#22870;悖?#20043;外目前找不到其他的优点。

旧金山的正午

Kalanick 的办公室离这里只有几条街的距离,于是乎他决定步行过来。他告诉我,自己已经有一年时间没开过车了,对于大部分的出行,他都优先选择自己公司的服务——没错,掏出手机,自己叫车,自己付款,尽管他从意义上来说,算是这些司机的老板。

他一身标准「创业者」的着装?#21644;?#22871;、T 恤、牛仔裤,一双耐克运动鞋。?#36824;?#23545;于已经一位已经 37 岁的相当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来说,他根本不算什么「创业者」,而 Uber 也算不上什?#21019;?#19994;公司。


2009 年,Kalanick 和他的朋友 Garrett Camp 想到了这个「一个按钮,车即来到」的创意,他说,这种服务能够「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」。自此,Uber 已经从一个仅限小范围私人邀请的豪车接送服务,演化成了硅谷最热门的租车垂直行业服务公司。

去年 12 月,?#34892;〉老?#24687;爆出 Uber 单周营收已经超过了 2000 万美元,周活跃用户高达 40 万人,而 Uber 并未对此数字进行澄清。?#36824;?#25105;们确定的数字,是 Google 去年从 Google Ventures 以及私募基金 TPG 那里拿到了 2.58 亿美元的融资,公?#31455;?#20540;已经超过了 35 亿美元。

这笔巨款帮助 Uber 在过去的 6 个月里扩展到全球一百个城?#23567;!?#25105;们的业务进入了中国的 4 个城市,印度 6 个,」Kalanick 说,「波哥大、哥伦比亚,好多地方。」

Uber 的服务,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

而当我提到了他们的竞争对手 Lyft 准备在全美 24 个城市开展业务时,Kalanick 板起了脸。很多硅谷公司的老板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,会避重就轻地作答。?#28909;?#35848;谈这个市场发展的有多快,对于竞争双方来说空间有多大。但很明显,Kalanick 不是这样的人。

「我们在美国 100 个城市有业务,所以他们最好做好准备?#36873;?4 个城市?真的都是『城?#23567;?#21527;?我可不确定啊。至少在美国,(手机叫车)这个盘我们已经拿下了,我们比他们体?#30475;?10 倍。」

?#25970;?Uber 的下一步是什么呢?和很多硅谷创业者一样,Kalanick 用获得的数据来举例子:人们会在 Uber 在他们的城市开展业务之前就提前注册好账?#29275;?#32780;注册的流程,通常通过能够分享地理位置的智能手机来完成。所以,这些用户每一次点开应用,看看 Uber 有没有开展业务的时候,Uber 的后台都能够看到。Kalanick 表示在迈阿密已经有超过 15 万人下载、注册并打开了 Uber 查看,但 Uber 在迈阿密并没有一个司机或一辆车。


餐馆的侍应生还没有过来给我们点单,但桌上的话题已经转到了 Kalanick 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了:出租车行业的 Uber 之战,以及各国监管部门对于 Uber 时不时的政策和法律性阻碍。已经拥有 15 万 Uber 注册用户,却还未开展业务的迈阿密,正是 Uber 和监管法律作战最持久的一块战场。而在国外,在德国的柏林和比利时的布鲁塞尔,Uber 也在面临着多重挑战。

布鲁塞尔地方法?#21644;?#32961; Uber 的签约司机,如果他们敢接客,被抓到就罚款 1 万欧元。?#36824;?#27431;盟的数字政策专员 Neelie Kroes 对这个她认为「疯狂」的决定表示了强烈的?#31181;啤roes 认为,这个决定根本无法起?#22870;?#25252;消费者的作用,只是「维护了出租车垄断联盟的利益」而已。

侍应生终于过来点单了,我向 Kalanick 澄清,这顿饭的水单将会和本文一同发出。Kalanick 表?#23613;?#27809;问题啊。」于是乎他点了半打生蚝,还有一?#30528;?#25490;三明治。我则点了一份猪肉。

Twitter 上流传着 Kalanick 和说唱歌手 Snoop Dogg 的照片,但 Kalanick 向我表示,在旧金山,他其实真的很少出去玩,或者在外面吃饭。和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样,Uber 的员工?#31243;靡彩?#21313;分的豪华,当?#36824;?#20316;人员也可以使用各种订餐 App。

说到订餐 App。事实上,有不少人都认为 Uber 在未来很有可能超出手机叫车的服务类别,吞并掉其他手机点单的创业公司,成为一个业务范围更广的「按需」物流公司。没错,Uber 之前在纽?#23478;?#32463;和自行车速递员?#21019;?#19978;了。

曾经的在线书店亚马?#32602;?#32463;常被人?#32654;?#20316;为 Uber 未来发展的样板。亚马逊的创始人和 CEO Jeff Bezos,?#24425;?Uber 的早期投资人之一,?#36824;?Kalanick 显然不愿意被?#32654;?#21644;亚马逊作对比。「我认为,Uber 就是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东西,没有什么可借鉴的,」Kalanick 说道,「与众不同,就是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独领风骚的原因。有时候我也想,我作为一个创业者,一个企业的领导者,有点像一?#27426;?#29436;。」

?#20184;?#29436;?#25346;彩?Uber 对于自己的员工的能力水平要求。当 Uber 想要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展业务时,当地的雇员通常在业务推广和司机招募上,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。为了招揽生意,地推有时候还会创造性地满足各种稀奇古怪的接送要求,?#28909;?#36865;卷饼,送冰激凌,甚至接送小猫咪的服务。

?#27426;?Uber 的战略战术并不是一直这么可爱。在今年一月,因为纽约当地的团?#24736;?#32321;地向竞争对手的租车服务打骚扰电话,Uber 被迫公开道歉。Kalanick 不愿意就此事进行评论,但他也承认,那时候 Uber 的推广策略有点过分「进攻性」了。

美国出租车和豪华轿车联合会发起的一个名为「Who's Driving You?」的活动,称 Uber 为「侵略性」「危险」「不负责任」的租车公司。波士顿警察局局长 Bill Evans 今年还指控 Uber 聘用非法死机做生意,助长黑车的气焰。

Uber 也在帮助他们的签约司机,以及整个社会更好地了解他们和他们所提供的服务。Uber 每月都会举办「Uberversity?#22815;?#21160;。很多司机都会问他,该怎样面对监管机构的压力。而他的解决方法就是:有纪律地对抗。

他是这么解释的:如果?#31181;?#20320;的人所坚持的主张是你所尊敬的,?#25970;?#20320;就不要和他对抗了。如果抵抗的核心目的在于保护既?#32654;?#30410;者,在于为市民出行提供更烂的服务和更少的选择,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。

生蚝一直没来,?#36824;?#22909;歹主菜来了。Kalanick 边吃边讲,给我举出了几个恶意针对 Uber、签约司机以及客人的?#25954;?#35851;」。

?#28909;?#25919;府和监管机构要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等候一个小时,?#28909;?#25226;最低费用标的比天还高,?#28909;?#35201;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到一个并不存在的「车库」报道。在巴黎,司机通常需要支付 20 万欧元来获得政府给 Uber 按额度配发的营业执照。更有甚者,很多因为生意被抢的司机开始无理取闹,扎了 Uber 司机的车胎。

Kalanick 一条条为我细数,但最后他以一句话总结:

最终,创新和进步将会取胜。


硅谷很多创业者?#23478;浴?#25327;救世界」?#22312;跡?#32780;?#19994;?#20013;不少还真的以为,自己正在拯救这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?#27425;?#39064;的世界。

与之相对,Uber 则在竞争性和目的性上面显得十分赤裸。「我们非常诚实,诚实到……非常的诚实,」Kalanick 说道,「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种诚实的风格,我理解,但至少我们和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值得信赖的。」他的意思是,我们并不是向攫取谁的利益,我们只是想让人们能够更?#22870;?#22320;打到车。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会侵犯到谁的利益,那都是副作用。

尽管如此,还是有不少小地方的市政厅不敢妄下决定允许 Uber 进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开展业务,特别是在 Uber 在 2012 年更新了服务政策之后。该政策规定只要有车,并且驾驶记录良好的司机,都可以申请成为轮班制的司机。而出租车公司也在游说当地的监管机构禁止 Uber 经营业务。他们的理由很直接:Uber 缺乏足够的保险机制,而且对于监管机构进行的背?#26263;?#26597;,提供的信息?#36824;?#36879;明。

Kalanick 对此无法苟同。Uber 坚称自己的保险机制是行?#30340;?#26368;健全的。但 Uber 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记录,将会很快得到法院的审查。今年的新年夜,一名 Uber 签约司机驾车撞死了一名六岁女童,而女童的父母已经决定起诉 Uber 公司。Uber 表示无法接受,他们认为,该名司机当时并没有?#25317;ィ?#20063;就意味着这起事?#20160;?#19981;适用 Uber 的保险机?#23631;?#31243;。

当然,这起事故是一个极端案例。但 Kalanick 对于来自法律和监管机构的挑战,向来?#24425;?#21988;之以鼻。即便柏林和布鲁塞尔的地方法律对他们如此?#37327;蹋?#20182;们还是能够维持在当地的运营,而 Kalanick 对此十分?#26223;痢?#20182;已经成为硅谷少有的「?#24067;?#26753;」创业者的代表了。

他说,他和 Uber 的使命就是给出租车垄断联盟带来最致命的打击。


而 Kalanick 给其他人的印象还不止于此。他在硅谷更像一位超级?#26102;?#23478;,模仿了很多国家征收电费的规矩,对 Uber 的租车服务实行「峰谷定价」。当天气不好,或是高峰时期的时候,Uber 服务的价格能够翻上量贩甚至三番。Kalanick 表示这样能?#36824;?#21169;更多的司机在租车需求较大的时间里走上街?#32602;?#24110;助顾客。但这个具有明显自由市场主义的定价方式,遭到了非常?#29616;?#30340;批评。Twitter 上有人评价这种定价为「丧心病狂的敲竹杠」。

Kalanick 对此毫不在意。?#36824;?#20182;的 Twitter 头像刚刚从 Ayn Rand(利己主义的代言人)换成了 Alexander Hamilton(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,后来死在一场决斗中)。为什么?

「我们创造了一家公司,而他们创造了一个国家!这太酷了。」

?#25970;?#20250;不会有朝一日他会涉足政坛呢?「不会,太不适合我了,因为我一点都?#27426;有?#21834;你觉得呢?」没错,说他是一个城市的市长,他倒是更像 Uber 城市的总经理。「当你为一个城市开发出一套新的交通?#20302;?#30340;时候,你就成为了这个社会的新『社会支柱』了。」

社会支柱这个用词,十分的古板和奇巧,毕竟 Uber 的定位是一家轻资产的软件开发公司,而不是重资产的交通服务基础设施公司。


Kalanick 脱下他的外套,T 恤上印着一个超级玛丽的图案。他说他自从成为 Uber 的 CEO 以来,已经很久没有玩过游戏了。他是任天堂的马里奥赛车、Wii 网球以及愤怒的小鸟的死忠玩家。「巅峰时期,我是美国愤怒小鸟分数排名第七的玩家哦。」

看来他非常?#26223;痢!?#37027;当然了」,他笑着,但笑容中又夹着严肃,「如果有人递给我一个游?#32602;?#23545;我说『你看这里是世界纪录』,那我就会照这那个目标开始努力了。」当我告诉他我非常爱玩部落战争的时候,他则向我透露他是糖果传奇(Candy Crush Saga)的狂热粉丝。他目前已经打到了 173 关了——这可已经是一个非常牛的水平了,但这个水平还没有达到全国前 10。

Kalanick 出生于洛杉矶的?#35760;?998 年从?#21448;?#22823;学洛杉?#26007;中?#36749;学加入了 Scour。对互联网发展史熟悉的人可能会记得,Scour 这个公司是 Napster 的另一个翻版,主要产品是一个互联网多媒体文件搜索引擎。该公司曾经拿到过 Disney 前总裁 Michael Ovitz 和亿万富翁 Ron Burkle 的投资。后来,公司因为被起诉而每况日下,Kalanick 带着一批 Scour 的工程师组建了 Red Swoosh,一个 P2P 软件公司。2007 年,该公司以 1500 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,这个价格在硅谷标准来看,可以算是一次失败……?#36824;?#33267;少,Kalanick 分到的钱足够让成为一个连续创业者,投资或创办了多家公司,其中也包括 Uber。

「我在上家公司的前四年都没有领过薪水,但是我学会了怎样把握时机。」他讲道。

Uber 能够以高达 20% 的月营收增速持续扩张规模,很大程度上?#25597;?#20102;逐渐?#27604;?#30340;智能手机市场给其带来的便利。?#36824;?#39118;险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 曾经说过一句话:「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。」说的就是 Uber 这样的公司——用移动互联网和软件的「虚拟」实力,抓住物理世界的用户需求。


Google 搞?#36828;?#39550;驶已经有 5 年的时间,去年 Google Ventures 又对 Uber 进行了注资,这对很多人产生了未来 Google 将会主导「?#36828;?#39550;驶出租车」的强烈暗?#23613;?/p>

Kalanick 说他也坐过 Google 的?#36828;?#39550;驶骑车,感觉非常棒。但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」。

他举出了非常多真人驾驶能够轻松解决,而?#36828;?#39550;驶将遇到困难的情况和问题,?#28909;?#38632;天行驶、高速路行驶,或是在一?#31455;?#36710;旁边行驶。所有的这些问题,目前在?#36828;?#39550;驶上都还不能得到完善的解决。

?#25970;?Uber 会自己搞定这些问题吗?还是「外包」给 Google 呢?「任何对于 Uber 非常重要的事,Uber 绝不会外包出去。」他说道。

等等,这个意思是 Uber 正在组建自己的?#36828;?#39550;驶研发团队吗?「我可没说啊,别乱讲,我没说过。」

他拒绝承认,但也没否认,但他认为,?#36828;?#39550;驶一定会在他有生之年面向消费级市场推出。现在并不是会不会发生,而是能不能快点发生的问题。


吃完了,我们各回各家。一个半小时前,为了避免多花钱,他决定走着过来,但很明显他并不在乎这顿饭是不是超了金融时报的报销额度。还好,我们的报销额度没有「峰谷定价」。

附:水单

Bluestem Brasserie

1 Yerba Buena Lane,

San Francisco, CA 94103

Iced tea $2.50

Iced tea and lemonade $3.00

Half-dozen oysters $15.00

Steak sandwich $17.00

Acorn-fed pork belly $17.00

Total (incl tax, service) $61.05


图文:金融时报、James Furgurson、Uber、Mashable

?
天津福利彩票中心在那里